| RSS订阅 | 匿名投稿 |  意见反馈 |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绿海撷英 > 正文

奉献春去秋来

作者:苏桂云 来源:乌尔旗汉林业局 日期:2016-7-26 10:29:32 人气: 标签:

 

    今年47岁的张金华是乌尔旗汉林业局森林动植物病虫害防治检疫站测报防治检疫技术股股长。从事森防工作26年来,她勤奋敬业,吃苦耐劳,无私奉献,测报准确,防治及时,有效地控制了主要林业有害生物的危害,使林区食叶大害虫——落叶松毛虫在乌尔旗汉林区平安度过3个发生周期,保持了落叶松毛虫在乌尔旗汉林区33年有虫不成灾的喜人成绩,被人们誉为“森林医生”。

    1990年,张金华从山东省林业学校森保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乌尔旗汉林业局森林动植物病虫害防治站担任防治技术员。刚刚走出校门的她,为了能胜任本职工作,她虚心向有经验的同志学习,向上级防治站专业技术人员请教,还经常深入到防治作业区观察、记录林业有害生物的发生情况,积极主动参加国家森防总站、自治区、林管局举办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业务培训,通过系统、有针对性的学习,她很快就掌握了森林动植物病虫害防治技术。

    做为一名女同志,张金华像男同志一样能吃苦,森防站的防治工作不是起早就是贪晚,是因为放烟、喷烟都要利用凌晨和傍晚的气温逆增现象,才能使烟雾在林内停留时间长,防治效果才好。做为技术员的她,和男队员一起深一脚、浅一脚的扛着药箱,按着她的技术指导布点,布好点后,逐一点燃,并迅速撤离防治现场。记得有一次,山地坡度较缓,烟剂点燃后,风向突然改变,队员还没撤离现场,就被烟雾围困,四周一片漆黑,队员们都慌了手脚,张金华凭借自己所学的知识,命令队员立即卧倒扒开湿土呼吸潮气,等待烟雾散去,队员们长出一口气,调侃道:你老师真没白教,关键时候真管用!

    为了掌握本地区林业有害生物的发生危害规律,更加有效地控制林业有害生物,早春,冰雪刚刚融化,张金华就与预测预报调查人员一起,翻山越岭,对林业有害生物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查。为使调查资料更加详实准确,张金华和队友们不畏夏季的酷暑和早春晚秋的寒冷,早出晚归,风雨不误地深入到密林中调查。1995年松针毒蛾大发生,为了找到它的产卵部位,她带领技术人员在落叶松林里寻找松针毒蛾卵,从树上找到树下,最后在落叶层下找到了。当时正是晚秋,落叶层下又冷又湿,每天啃着冷馒头跪着找卵,调查结束了,她的关节炎也犯了。26年来,张金华的足迹遍布了乌尔旗汉施业区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哪里发生病虫害,哪就有她的身影,哪块林地有虫害,哪块林地有病害,她都了如指掌,并及时采取有效的治理措施。

    森防工作看似很平凡、很普通,可这其中的艰辛又有谁知晓。为搞清一种害虫的生物学特性,张金华和其他技术员要在山上驻点观察,只有这样取得的数据才更精确。为此她在山上一住就是个把月,那时她还很年轻,孩子很小就寄养在亲戚家,待工作结束回家时,孩子躲在大嫂背后都不敢认她了,看到这种情景她也很心酸,但为了工作,她一次又一次选择了牺牲亲情和无无悔的付出。

    森防人的工作是追着季节跑的,张金华每年柳丝吐绿的时候开始进山,树落叶时才停止野外工作。兴安的六月是最难熬的季节,也是张金华最忙的季节,雨水大了蚊子多,干旱炎热瞎蜢多。记得有一次连阴雨数天后,终于晴天了,张金华和技术员去四十八沟调查落叶松毛虫诱捕器诱集情况,一下汽车,哇,蚊子好多啊,由于来得匆忙,蚊帽等保护措施准备不够充分,队员们有些犹豫,张金华劝大家说,咱们的调查数据间隔是有规律的,这已经间隔好多天了,而且难得晴天,今天蚊子再多也要干,否则数据就连贯不上了,大家克服一下啊!在她的带领下,她们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坚持看完了30个诱捕器。由于涂胶手套上沾满了胶,无法往脸上拍蚊子,只能任其咬,工作结束回到站里,领导和同事看见她们的嘴脸都惊呆了,都不敢相信那红肿的近乎变形的脸是蚊子咬的。领导心疼的说:你们回家休息两天吧。张金华回到家里,她3岁的儿子摸着她又红又肿的脸,天真的说:妈妈你疼不疼,妈妈我不要好吃的了,妈妈你不上班了。

    有一次,张金华和队员们夜间去防治区支高压电网,为了选择一处好的设灯点,她和防治队员抬着沉重的电机和电网,爬到一座很高的山上,把电网支上,那晚她们诱蛾最多,支灯结束时,已是凌晨2点钟了。因为只有一只手电筒,她们抹黑深一脚浅一脚地把这些重家伙搬到山下,下得山来已是气喘嘘嘘。队员们说;“虽然大家吃了很多辛苦,但这个点的防治效果很好“。

    1995年,松针毒蛾大面积暴发,为了保障森林的健康,当人们还在熟睡的时候,张金华已经和防治队员踏着露水、背着喷药机来到作业区。她的衣服和鞋被露水浸湿了,每走一步,鞋内发出吱┈吱的声音。别看她身体瘦小,干起活来却雷厉风行。她迅速将药品按所需浓度配制好后,起身检查喷药机的状态,一切检查完毕,张金华和十多名防治队员一起,投入到紧张的防治作业中。接近中午,防治工作结束,此时的张金华已是大汗淋漓,后背都湿透了,可她却喘着粗气笑着说:“你们看,我的鞋已经被脚给烘干了”。傍晚,防治队员们都陆续回家休息了,可她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把近几天的防治情况进行整理,统计防治效果,及时在网上传输防治数据。

    作为森防人,张金华深深地爱着这片绿色的林海。为了减少化学农药对森林有益生物的危害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张金华积极倡导生物防治——益鸟招引。当第一批鸟巢箱制作成功后,她带领着森防人员肩扛铁梯,手拎鸟巢箱,踏着早春的积雪,走进了茫茫林海。她的脸上、手上时常被树枝刮得伤痕累累。第一年招引率不好,她没有气馁,第二年、第三年招引率逐年上升,达到了35%,终于成功了,益鸟招引得到领导及上级部门的认同,由此,鸟巢箱从404个增加到2944个,控制面积达到10000余亩。

    她曾参加第一次、第二次普查工作,今年她还是第三次普查的主力军,她协助制定普查技术方案,她带领技术人员翻山越岭调查、采标本,指导技术人员配保存液、做标本、病理切片、做标签整理名录。她为这次普查工作放弃星期天和节假日,带领她的团队夜以继日的工作者。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12年,被林管局森防站评为林业有害生物宣传工作先进个人。她也多次被林业局评为三八红旗手,2012年林管局60年大庆时,为了表彰她为林区开发建设所做出的贡献,获得“兴安脊梁”奖章。2014年9月,在“中国梦•劳动美”全国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员技能大赛中,张金华取得了团体第一和个人第四的好成绩。2015年被林管局授予“林区第三届敬业奉献模范”。被林管局森防站授予“十二五期间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先进个人”。奋战在森防战线26年来,她所负责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技术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防治效果均在80%以上,各项技术指标都达到优秀等级标准,连续十多年在全林区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行检中位居榜首。张金华理论联系实际,撰写了多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其中《灌木林病虫害的普查》、《松针毒蛾生物学特性及防治方法的研究》在《大兴安岭林业科技》上发表,《中带齿舟蛾的灯光诱杀及烟剂防治》在黑龙江省《林业科技》上发表,2014年又在《科技资讯》上发表了《乌尔旗汉林区森林叶部害虫种类的调查及防治措施》、《做好现代林业营林工作的相关策略》等论文。

    在全面实施国家“二期”天保工程的进程中,张金华将在森防战线上,书写出更加辉煌灿烂的敬业奉献篇章。